国民党抢运到台湾的国库黄金
分类:亚搏体育客户端

国共内战晚期,国民党抢运到台湾的国库黄金,其总量究竟是多少?各种说法不一而足。

《蒋介石父子1949危机档案》一书作者王丰,从1949年春抢运国库黄金前后蒋介石父子与国民政府官员之间的几份密电及内部文件推算出。

分析:1949年国民党究竟运了多少黄金到台湾

在此期间国民政府总共运送了290余万两的国库黄金到台湾,这也是国库黄金抢运到台湾的官方数据。

1949年4月,出任国民政府财政部长后不久的徐堪,呈给蒋介石一份机密报告,说明国民政府财政艰困之情况,同时也交代了国库黄金存量

1949年春,抢运国库黄金前后,蒋介石父子和国民政府官员之间函札、电报交驰,从函电内文中,可以大致了解自大陆迁运台湾的金钞具体数目究竟有多少。

4月,徐堪出任国民政府财政部长后不久,呈给蒋介石一份机密报告,惶惑不安的徐堪一则说明国民政府财政艰困之情况,同时也交代了国库黄金存量,这份国库黄金存量,截止时间是1949年4月24日。

谨呈者。职奉命接长财政,并兼管国行,自维才干任重,深惧引胜,乃荷谆谆勖勉;只得遵命接任。数日以来,朝夕思虑,并就当前库存情形,及目前急需支付军政款项,暨整理税收可能之结果。

详加检讨,实觉左支右绌,其困难实超出想象之外。谨缕陈于后:

一、目前中央银行库存情形,依据央行本月24日编制各地金银存量表,计:

黄金3,829,174.73市两

白银25,215,751.24市两

银元3,165,020.94元

其次为外汇,截至本月20日止计有:

美金12,012,268元

英金2,650,707镑

港币13,916,688元

印币14,466,177罗比

以上四项外币,其中港币部分,近已大部支拨,所余无几;英金部分,已动用数十万镑;美金部分,亦略有支用,而待付之驻外使领经费,行将到期之外债本息,订购军油价款,及印钞费等,为数甚巨。

余存外汇可资应用者,已属无多,至央行各地库存之银元300余万元,大多为各省军政长官封存,或已提用一部分,尚待清查。交涉所存白银,正在设法鼓铸银币,其在美铸币厂约合3000万元,须自7月10日起至9月底止分批运到。

职徐堪谨呈六月二十七日

截至1949年6月24日,国民党政府国库存金有382万余两,但并非全部运到了台湾,除了一部分用于战费,还有一部分遗留在大陆,未及抢运。

徐堪给蒋介石打的这份报告上,写得清清楚楚,截至1949年6月24日的官方统计数字,国民政府那时仍拥有国库黄金3829174两,白银则有2521.5万余两,银元尚余316万多元。

而吴兴镛在《黄金档案:国民政府黄金运台——一九四九年》一书中指出,1949年国民政府从大陆抢运到台湾的国库黄金,总数量是350万两左右。

这里所讲的“350万两左右”的黄金,与徐堪在1949年6月向蒋介石报告所提及的统计数字约有30余万两的落差。合理的推论是,这短少的30余万两黄金,应该是1949年6月到1949年12月为止,为支应大陆各个战场上的军需用掉的黄金。

但值得注意的是,国库存金固然有382万余两,但并非全部运到了台湾,除了一部分用于战费,还有一部分遗留在大陆,未及抢运。

5月29日,上海已经解放,蒋介石、蒋经国父子到台湾视察,这期间,俞鸿钧从香港发来一封密电:“面谕各节,遵已详洽攻芸兄照办。

惟关于原拟运往广州之黄金10万两,职离台前曾与陈主席磋商,均认为钧座既指示在先,似不宜遽予变更,故只告以先将存穗之金银及美钞动用,不敷时可用存港之港币及英镑,俟有需要时,再陆续起运存厦之黄金等语。

关于重庆区部分,攻芸兄遵照钧座指示,不必集中存储一处之原则,拟分存重庆30万两、成都10万两、贵阳10万两、汉中10万两,似可照办。中农董事会在穗开会,职遵谕亲自出席主持。关于中央银行外汇部移港办公一节,正在积极洽商中。”

根据吴兴镛所着之《黄金档案:国民政府黄金运台——一九四九年》一书提及,大陆国库黄金被运离上海以后,用途主要为几个方面。第一批运到台湾的国库黄金,共约260万两。

“就存入台湾银行,因为中央银行那时还没有在台复业”,这批黄金主要用作新台币的准备金,以及稳定新台币之用途;一部分则用于军需。

1949年,国民政府究竟从上海撤运了多少黄金到台湾,各方说法纷纭。

大陆解放前曾任海关总税务司的李度在一次谈话中指出,1948年末,国民政府用海关缉私舰装运80多吨黄金与120吨白银到台湾。

早年曾担任国民党军财务军需署长吴嵩庆机要秘书的詹特芳透露,国民党当局运到台湾的金钞数目为:美金8000万元,黄金92.4万两,银元3000万元。

代总统李宗仁秘书梁升俊表示,国民政府从南京撤退时,国库尚存有黄金280万两,美钞5000余万元,经合署的棉花纱布出售总值不下美元1500万元,还有价值巨大的有价证券,合计约美元两亿余元。

吴兴镛在其着作中提及金钞运台总数时,则有更惊人的统计数字:

我在《传记文学》1996年9月号曾以不完整的资料估计,大陆运台黄金的总数量是350万两左右,到今天,有了较多的数据,总量也还是与此数相当接近的。

当然再加上7000万美金,就又是200万两黄金了。当然全部外汇还不只此数。

再加上第一次运台的白银120吨及后来3000万块银元、一亿两纯银,银子总数是7000万美元,又是相当于200万两,因此“央行国库”整个金银外汇总值是800万两黄金。

当然市两英两又有少数差别,即使以英两计,以今天630美元一两黄金价计算,时价在40亿美金左右。

照吴兴镛先生的非官方统计,国民党自大陆溃退之际,分批撤运去台的金钞数量,单以黄金而言,即为350万两左右。

吴兴镛主要应是根据其尊翁吴嵩庆的遗留资料,然而,根据官方数据显示,单以国库黄金而言,就高达382万两之巨,较诸吴兴镛之统计,尚多了30万两。

刘攻芸在1949年7月8日,亦即其辞卸了中央银行总裁职务后呈给蒋介石的一份秘密报告中,详细列出了当时国库金银及外币的库存统计数字。

台湾官方数据显示,国民政府总共运送了290余万两的国库黄金到台湾,这笔来自祖国大陆的巨资使台湾逐步迈向富庶

国共内战晚期,国民党抢运到台湾的国库黄金,其总量究竟是多少?各种说法不一而足,如果单单以黄金而言,一份“中央银行”呈给蒋介石的内部报告显示,从1948年12月4日到1949年8月底为止。

国民政府一共从大陆和美国两地运送了2949970.279市两的纯金,这些原本应归属于上海中国银行国库的黄金,被分批运到台湾后,先后有80万两、10万两、12.6万两,总计有102.6万两的纯金,被“拨付”给了台湾银行。

据信主要是作为新台币发行之准备基金。这102.6万两的纯金,都是从大陆抢运至台,或者是用在大陆时期拥有的外汇向美国购买运去台湾的。

除了这102.6万两黄金,全被用作台湾银行发行新台币准备之用以外,1949年10月15日,还另外拨付了12.5万两黄金给“东南军政长官公署”,亦即台湾省政府的前身。所以,总计一共拨给台湾115.1万两纯金。

在战后那段艰困的岁月中,这笔为数115万多两的黄金,成为台湾金融、财政从战火废墟及艰难困苦中复兴崛起的资本。

从前后几份密电及内部文件可以得知,在国共内战晚期,国民政府总共运送了290余万两的国库黄金到台湾,这290余万两黄金的数字,可以说是国库黄金抢运到台湾的官方数据。

其中,刘攻芸任职“中央银行”总裁时,呈报给蒋介石的运台黄金数字是2935805两多,而当国民党当局搬迁到台湾以后统计运台黄金的数额。

“中央银行”的官方数字是2949970两多,两者的落差约为14165两,但无论如何,294万余两应该就是从大陆运抵台湾的国库黄金。

本文由亚搏体育app下载发布于亚搏体育客户端,转载请注明出处:国民党抢运到台湾的国库黄金

上一篇:时间银行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