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有尾巴可循
分类:首页

“精神病人各不相同,形形色色,但有一点却是一样的——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常人。明白了这一点,你就抓住了精神病人的精髓。所以,无论一个精神病人的逻辑多么严密,思维多么清晰,你也不要太过吃惊。”

我是一个精神鉴定医师,上面这段话,是我离开校园的时候,我的导师特意对我的叮嘱。一直以来,我都把这段话当做工作的座右铭。但,每个人都有自己不足为外人道也的小小阴暗面,我的阴暗面则是一种快感的寻求——其实只要是精神病,无论思维逻辑再怎么缜密,也会有漏洞可循。找出那个漏洞,摧毁他的理论,然后看着他目瞪口呆茫然无措的样子,实在是让人油然而生一股成就感。

这点小小的快感是支持我一直从事这项工作的原因,毕竟跟精神病打交道算不上什么风光的职业。就像这次,我被委派与公安部门合作,都是在保密情况下进行的,一切见不得光。

跟我对接的人是网监支队的队长杨雄,他拿着一份材料递过来,我翻了一页就丢在了桌子上。太过专业的东西我看不懂,也没必要看懂。杨雄给我简介案情:“嫌疑人崔梦,在网络上以‘FE’这个ID进行一系列破坏活动,通过后门程序对一些运营服务器进行攻击,篡改其正常的运行程序。此人还在网络上散布名为‘FE’的恶意病毒,一旦计算机运行了其中所包含的代码就会出现大规模文件自毁情况,并且会自动生成跟用户无关的新文件,破坏力极强。幸亏我们发现及时,将其抓捕,制止了病毒的不可控传播。若是任由‘FE’病毒发展下去,它对于世界网络造成的破坏性将大大超过蠕虫病毒。”

听完杨雄的介绍后,我有些奇怪:“这不就是一个黑客吗?我能做什么呢?”

“虽然嫌疑人进行了一系列的破坏活动,但因为没有涉及到国家机器和军事机密,也没有涉案金额的情况发生,所以在量刑上没有参考,尚且无法定罪……”

杨雄抓了抓凌乱的头发,又道,“重要的是,通过技术审讯,初步估计此人有严重的反人类倾向。但这需要相关专家的鉴定,这就是请你来的原因。”

“反人类倾向?”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么厉害?这个崔梦是干什么的?”

“名牌大学生物系的高材生,毕业后从事了IT行业,搞程序开发,是个名副其实的高智商人才。”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造物主是公平的,越是高智商的人,性格上往往有致命的缺陷。我说:“既然是这么严重的公共安全事件,放心,我会尽量按照你们的要求给出鉴定结果。”

杨雄又嘱托道:“我希望你清楚……我们不是想知道这个人健康不健康,而是要明白他到底能对社会构成什么威胁?”

我表示明白,然后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走进了早已准备好的隔离审讯室。

出乎我的意料,嫌疑人“崔梦”竟然是个女的。看来有时候提前看看材料还是有用的。

她穿着一件果色的T恤,梳着一条干净利落的马尾,双手托着下巴眉开眼笑地瞅着我:“呦,公安请的专家来了?”

我笑了一下,拉过椅子在她对面坐下。虽然是个小姑娘,但她没有戴手铐这一点还是让我稍稍有点不适应。

我刚坐下,还没说话,她倒抢着开始了,“外面那帮人对你们说我有反人类倾向对不对?”

她“嗤”的笑了一声,撇了撇嘴说:“愚蠢的人类。”

我问:“你这是承认自己有反人类倾向喽?”

她撇着嘴:“当然没有,我就是人类,为什么还要反人类?我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为了帮助人类。”

我:“帮助人类?什么意思?”

她:“算了。就算我说了,你能信吗?”

我:“如果这个世界上还能有个相信你的人,那就是我了。你可以把我当朋友。”

崔梦眯起眼睛来笑了一下:“看你年龄跟我差不多,应该能理解我说的东西。好吧,我可以告诉你,不过……”她环视了一下四周:“这里没有监听设备吧?”

我:“放心,没有监听设备,他们不会对我们的谈话内容感兴趣的,他们只对我后的鉴定结果感兴趣。”

她:“那就好,我不想咱们的谈话被其他人听见。”

她:“因为……那样会害了他们。”

我:“哦?那你就不怕害了我吗?”

她:“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希望。”

从我进来开始,崔梦说的每一句话都很无厘头。但越是这样,我越能尽快找到她的漏洞,我耐着性子道:“好,那咱们还是说回正题吧,你说你当黑客是在帮助人类,这个怎么说?”

崔梦停了一下,说:“先说点别的吧,对了,你了解佛学吗?”

我:“略懂,研究过一点。”

她:“那我问你,‘佛’是什么?”

我:“‘佛’的意思是觉悟者。”

她笑了笑:“不错,那佛都觉悟什么了?”

我用《金刚经》里的一句话作了总结:“一切有为法,皆是虚妄,如梦幻泡影。”

崔梦有些小小地赞叹:“不错,不错,看来跟你能有共同语言了。你认为佛觉悟的对吗?”

我:“佛学只是宗教的一种,它的产生是有具体的社会原因和历史原因的。四大皆空是唯心主义观,我认为是错误的。就像大地是由物质构成的,这点毋庸置疑。”

她:“你认为是错误的,那‘你认为’算不算唯心主义?我还认为大地是由狗屎构成的呢,又怎么说?”

我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没想到这妮子不仅胡搅蛮缠,还口出脏话。我说:“咱们就别谈佛学了,还是说说你自己的问题吧。”

崔梦看着我:“我没有问题,是整个人类有问题。”

我:“人类有什么问题?”

她似笑非笑:“人类没有问题吗?我问你,人类是怎么来的?”

我:“达尔文说,我们是进化来的。”

她:“你是进化论?”

我:“你是神创论?”

她:“都不是,我是偏向于进化论的技术论。”

我在心里偷笑了一声。这个所谓的高智商人才看来不过尔尔,除了胡搅蛮缠就是故弄玄虚。通过交谈,我相信自己很快就能找到她的致命漏洞,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到这个趾高气扬的女孩子目瞪口呆的表情。

也许是察觉出了我的态度有异,她开始正经起来:“我接下来要说的东西跳跃性非常强,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跟上我的思维。”

我:“请放心吧,程序员同志。”

她:“如果你是进化论的拥趸,应该知道物种大爆发和进化论之间的矛盾吧?”她伸出食指,在桌子上画了一道缓慢而平稳的直线,“在地球几十亿的种进化过程中,一直都是这样的模式,物种单一,平稳而缓慢,”说到这里,她忽然在直线上画了一道向上的斜线,像突然出现的一道阶梯,“但是,在这漫长而单调的进化过程中,却出现了几次物种大爆发现象。以寒武纪为例,在3.5亿年前,地球上在一个相对短暂的时间内突然出现了像捕食生物这样复杂程度前所未有的新物种,中国的澄江化石群就属于此例。在寒武纪之前,地球上没有任何复杂的动物出现,但到了寒武纪的初叶,突然在澄江帽天山的黄色石层里,出现了许多不同体型的动物化石。从海绵、水母、触手类、虫类、腕足类、各种节肢类,到高的脊索或者半脊索动物,种类共有五十八门之多。按照达尔文的进化论,生物应经过长期缓慢的演变,累积极微小的变异,再加上自然环境的选择,先有新的“属”,新的“科”,才能逐渐进化成一个新的“门”。寒武纪出现如此多的生物必然要经历一个漫长的演化过程,然而事实上这中间并未留下任何进化或演变的痕迹。”

我惊讶于她对于古生物进化史的了解,果然是受过正规科班教育的。但嘴上还是说道:“你说的寒武纪物种大爆发我也知道,之所以没有留下进化的痕迹,是因为化石记录不完全的原因。”

她笑:“化石记录不完全?你要知道化石记录可是随机的,为什么就单单漏掉了中间环节呢?”

我一时语塞,但接着又道:“确实,寒武纪初期大批生物突然爆发,需要大量信息被迅速注入生物圈。但这并不能反驳到进化论,古生代的物种爆发现象只是一种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

她:“我知道单凭这个,并不足以让你产生信仰的怀疑。好,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我们人类,包括一切进化到今天的物种,它的起源在哪里?”

我:“很简单,生命起源于DNA,它具有自我复制和遗传功能。”

她:“初的那一个DNA呢?”

我:“于原始的地球表面自然产生。”

崔梦讽刺性的笑了起来:“一堆无机物产生了有机物,你这种想法跟‘腐草为萤’有什么区别?”

本文由亚搏体育app下载发布于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也有尾巴可循

上一篇:小繁我们出去转转吧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